铃木真夕

铃木真夕

阳受气于胸中,胸中阳气衰微,故叉手冒心,心悸欲按也。《洪范》曰∶“稼穑作甘”。

未经汗吐下之烦多属热,谓之热烦;已经汗吐下之烦多属虚,谓之虚烦。此承上条误下下利后,不见诸逆,惟更加烦者而言。

□□汗出至短气,言证虽有里,犹未可下。愁忧者,气闭塞而不行。

汪琥曰:虚烦证奚堪再吐,不知虚者正气之虚,烦者邪气之实,邪热郁于胸中,是为邪实,吐证仍在,理宜更用吐法。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。

今误下未成逆,脉仍浮,故知邪尚在外,仍宜桂枝程应旄曰:愈不愈辨之于脉。今以诸泻心汤,审证与之,而痞不解,则当审其人,若渴而口燥心烦,小便不利者,非辨证不明,药力之不及也。

程知曰:发汗后心下悸者,心液虚而肾气将动也,肾气欲上奔,故脐下先悸也。魏荔彤曰:伤寒中风同一浮脉,而彼为浮缓,此为浮紧;阳邪舒散故缓,阴邪劲急故紧。

Leave a Reply